《人物》作家與編輯的20年

訪談當天,大田出版社總編輯莊培園帶來一大疊書,姍姍抵達的作家鍾文音落坐時見了,慵慵懶懶地問:「這麼多書啊,誰寫的?」莊培園聽了好氣又好笑:「就妳寫的啊!」 眼前全是鍾文音在大田出版的作品,從最早1999年《寫給你的日記》,到今(2018)年8月推出的《想你到大海》,時光已匆匆20年。活得越久,時間似乎越不耐用,存放在記憶中的那些事情色彩仍鮮明,數算起來卻往往是以10年為單位,令人心驚。莊培園說:「我沒覺得已經過了20年。」.... Read more

(暗室微光)攝影之聲專訪

「生活,對我而言,精彩之處在於暗巷有更暗的暗巷,黑夜有更深的黑夜,角落有更曲折的角落,邊緣有更邊緣的邊緣」 ─ 鍾文音,
《暗室微光》 作家鍾文音近期在紀州庵文學森林舉辦展覽,除了回顧她歷來的文學作品,也難得看到她在靜態攝影中的光影詩意。

在鍾文音的黑白影像裡,作家不斷行走的生命風景一幕幕呈現,床褥的皺摺、葉片的縫隙、水滴倒影的片刻光景、窗簾擺動過風的痕跡,深刻低語著背後的故事。桌邊的一落透明資料袋,則蒐集了鍾文音早年擔任電影劇照師時拍下與蒐集的照片,彷彿藉由影像穿梭了作家的歲月與時代。 在這裡,我們與鍾文音對話,一探攝影與文學之間的關係。.... Read more

 

所有的文學家應該都愛旅行,18世紀以來的文學家沒有一位是不移動的,」鍾文音這麼說。

鍾文音正是一位奉行旅行生活的文學作家,而且她的旅行都是一個人出發。

她如此寫道,「旅行於我有如生命這棵大樹裡的蚯蚓,可以鬆開生命的厚土,好讓大樹挪出空間,得以發芽茁壯。」她形容旅行如同愛情般私密,誰也無法複製誰的經驗。

既然如此,何不就試著一個人旅行吧。.....Read more

 

 

 夜黯巷弄裡的小酒館,燈光幽冥閃爍,笑語抑忍不住地一波波潮湧著。鍾文音與另位小說家正啜飲紅酒,兩人第三度見面,卻彷彿熟識已久,這日打扮也意外地神似。突然,不遠處一隻酒瓶被摔碎了,匡啷聲響,眾人驚呼,空氣裡終於有了一點聲色縱情的味道,更貼合上鍾文音筆下的情慾城市。.... Read more

 

 首次舉辦的「2008台北國際書展大獎」(Taipei International Book Exhibition Prize ),公佈入圍名單,計有小說類46件、非小說類157件作品競爭角逐,評選後各選出五本入圍書籍,將於2008年2月13日台北國際書展開幕典禮中,公佈最後榮獲「年度之書」作者及出版社,引領國內鼓勵創作及帶動全民閱讀風潮!.... Read more

 

 如果能夠回頭剪輯自己生命的影片,作家鍾文音寧可殺掉她在平面媒體擔任記者那一段。影片中,她是欣逢藝術品價格節節高漲時期的美術記者,體驗著狂飆的高潮以及隨之而來的物質慾望,過起一種陌生的中產階級生活。論能力,鍾文音絕對可以持續下去,一直做到蘇富比、佳士得捨棄了台北城開拔到富裕起來的對岸。但她選擇抽離這個「青春的黑洞」,先去紐約兩年,說是習畫,其實更多是為了安頓自己,回來後因為母親丟給她的房貸,不得不再次扮演媒體旅遊記者,前後加起來總共3年8個月。 ... Read more

 

 瑪格莉特·莒哈絲這樣描述她的寫作:“你身在洞裏,在洞底,幾乎全然孤寂, 發現只有寫作才能拯救你。” 這話鍾文音完全理解,在她 1997 年至今出版的小說、散文和旅行文學中,其中 有一本《情人的城市:我與莒哈絲、卡蜜兒、西蒙波娃的巴黎對話》,莒哈絲靈 魂的碎片正是她身體的一部份,所以在最新的三十萬字長篇小說《豔歌行》(大 田出版),鐘文音寫下:「有人說你多產,他們不知道若不持續,你將死亡,不寫 作就死亡,精神上的死亡。」,她選擇用「超我」的「你」貫穿整部小說,在與 青春的自己分手許多年後,回首凝視那一段時光大片的黑暗、陰濕與微小的光 亮,以及「你」與同一時代臺北城女子的擦肩而過、相遇、分別或永隔,她們因 為際遇,因為體質,以及個人對人生的某種追求,一一被拋入情與欲的絞絆機中 壓榨碎解而滿身瘀傷,乃至慘痛到體無完膚,那是很多臺北女子的青春經歷,卻 .... Read more